天天直播提供的比赛更齐全、多直播源更准确、无插件观看更方便!

荷甲豪门的“自由落体”!阿贾克斯如何一步步走向衰落

作者:网站小编发布时间:2024-04-16 14:42:07

此前连续夺得荷甲冠军的阿贾克斯,为何突然间走向崩溃?The Athletic作者Jacob Whitehead就讨论了这一话题。

当费耶诺德攻入全场第六粒进球之时,阿贾克斯的球员们已经瘫倒在了草地上。尽管这支阿贾克斯阵中有不少球员都是“新兵”,他们的未来如何,我们尚无法估量,但如此惨痛的失利,或将对他们未来的职业生涯产生巨大影响。毕竟五天前才被前进之鹰绝平的他们,又在47000名球迷面前,以如此惊人的比赛输给了“经典德比”的对手。

当一位阿贾克斯官员被问及,这是否是他们十几年来最艰难的一段时光。这位官员也只能无奈地一笑了之。

阿贾克斯的衰落是缓慢的,也是可以预见的。过去三个赛季里,球队高层动荡、主帅更迭,曾被视为立队根本的青训学院也发生了重大变化。此外,他们还在努力适应快速变化的财务计划。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阿贾克斯的衰落又是如此突然。他们的首席执行官在近期被停职,俱乐部上下的关系都变得紧张起来。赛场上,他们被前进之鹰逼平的阴霾尚未散去,又在荷兰国家德比大战中被费耶诺德羞辱。

一位阿贾克斯教练谈及这段时光,也表示:现在的阿贾克斯,就是一家被点燃的俱乐部。

“阿贾克斯不是一家足球俱乐部,它是一个政党。”——前阿贾克斯高管阿里-范艾登

进入四月以来,潮水般的斥责声席卷了阿贾克斯。

2019年,阿贾克斯距离欧冠决赛只有一步之遥。2018/2019赛季到2021/2022赛季期间,他们制霸荷甲联赛。然而本赛季在大比分输给费耶诺德之后,阿贾克斯排在荷甲第五位,还必须为下赛季的欧战资格奋斗。同时,去年10月的时候,他们一度在降级区徘徊。球队情况发生变化之时,阿贾克斯的球迷们就已经议论纷纷。

2022年2月,奥维马斯的离职可能就是这场“灾难”的起点——这位体育总监在承认对女性工作人员发送不适当信息后被迫辞职,即便此前他与滕哈赫在阿贾克斯取得过巨大的成功。

荷兰知名记者Sjoerd Mossou说:“奥维马斯是那种善于采用迂回战术的人。他不是一个崇尚教条主义的体育总监,他有点儿街头风格。他主要通过WhatsApp进行交流,而且言简意赅。他进行谈判的时候,有时候可能就是发一个数字。谈判没有什么写在纸面上的策略和计划,也没有什么提前量,所有一切的核心就是他自己。”

在奥维马斯被解雇,滕哈赫转战曼联后,阿贾克斯陷入了权力真空——无法匹配阿贾克斯雄心的基层架构根本无法帮助球队正常运转。而阿贾克斯复杂的管理结构,亦使得他们行动变得僵化、迟缓。尽管董事们声称对某些领域有控制权,但又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对球队的整体愿景负责。“贾府王朝”看起来就如同一个松散的联邦,而范德萨就是一个典型代表。他曾因参与体育方面的决策而受到批评,某些派系认为他更适合成为球队大使,而不是扮演一个参与球队运营分析的角色。

阿尔弗雷德-施鲁德作为滕哈赫的继任者,也遇到了很多问题。曾经制霸荷兰的冠军班底在2022年前后被掏空——安东尼、利桑德罗-马丁内斯都去了曼联,格拉文贝赫去了拜仁,塞巴斯蒂安-阿莱去了多特——而引援工作又没有落实到实处最终,施鲁德在2023年1月下课。

为了寻找合适的方向,前多特蒙德、阿森纳体育总监“钻石眼”米斯林塔特肩负了重建阿贾克斯的重任。诚然米斯林塔特和奥维马斯一样,在引援方面没有什么掣肘,可在球队无缘欧冠资格后,他们必须要优化薪资结构,腾出3000万欧元的空间。米斯林塔特的解决方案就是将阵中一些高薪球员出售,比如廷贝尔(转会去了阿森纳)、埃德森-阿尔瓦雷斯和穆罕默德-库杜斯(均加盟西汉姆联)。那这些球员的替代者呢?都是一些价格低廉,性价比一般的球员。

米斯林塔特这样的决定,也使得他和阿贾克斯新帅莫里斯-斯泰恩多次爆发冲突。去年9月的时候,斯泰恩公开抱怨道:“我将我的首选引援名单给了米斯林塔特,但可惜的是,他决定用自己的清单。这帮新援都是他想要的人。”

这样的情况下,阿贾克斯那个赛季头九场比赛中只赢下了两场,11月初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处于降级区了。米斯林塔特和斯泰恩都在几个月内被球队解雇:斯泰恩因成绩不佳而被解雇。至于米斯林塔特则是因为有消息表示他正面临内部调查——因为他拥有股份的一家体育营销公司与那年夏天新援的到来有关。

随后,前阿贾克斯青年队主帅约翰-范特希普成了一线队的临时主帅。而阿贾克斯在本赛季冬窗从沙特球队那里签下亨德森的举动,也显示了阿贾克斯混乱局面的一部分——32岁的亨德森显然不符合阿贾克斯的建队理念,因为他的到来将压缩青训球员的出场时间。不过话说回来,在球队缺乏经验丰富球员压阵的情况下,亨德森确实是一个便宜的选择。

曾在阿贾克斯效力多年的工作人员认为,现在的阿贾克斯缺乏“有远见的领导者”。也正因为如此,亚历克斯-克罗斯来到了球队。这位经验丰富的管理者在范德萨离任后,成为了阿贾克斯的首席执行官。他计划用一个现代化的高效结构来重构贾克斯。据了解他战略思路的工作人员说,员工们不会再有任何幻想。因为亚历克斯-克罗斯希望实施一个清晰的指挥链,并会毫不犹豫地更换人员。

据接近阿贾克斯的人士透露,其中一项拟议的任命是前莱比锡和切尔西的技术总监克里斯托弗-维维尔。但克罗斯又担心,如果夏窗引援进展不顺利,可能会有人掀维维尔的桌子——这导致克罗斯考虑自己负责引援,然后在自己打下坚实基础之后,再将这一切转交给维维尔。Sjoerd Mossou说:“他想摆脱俱乐部内部那些没有增加任何价值的人。而且他不是外交官,他说话很直,这很荷兰。如果他认为你在欺负他,他会直接朝你开火。对于某些人来说,他非常适合这份工作。但他不是一个随和的领导者——所以也有人反对他。”

其中大部分是克罗斯为了加入阿贾克斯,休“园艺假”之时所发生的——工作人员说,3月15日被称为“亚历克斯-克罗斯日”。在他抵达阿贾克斯之后,他收到的第一封邮件就是米斯林塔特时代的报告。而一些知情人认为,克罗斯是之后决定不发布报告的幕后推手,他拒绝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并认为这对阿贾克斯领导层成员过于宽容。

在这种情况下,阿贾克斯内部管理机制根本没有机会发挥作用。所以克罗斯时代仅持续了19天,就草草结束了。

“说老实话,我现在很愤怒!因为这里已经不再是阿贾克斯了。”——克鲁伊夫在2010年说道

一些工作人员认为,4月2日通知中出现的标题是愚人节的恶作剧,这是一个迟到一天发布的笑话。早些时候,亚历克斯-克罗斯因涉嫌内部交易而被阿贾克斯处罚——俱乐部在得知这位49岁的负责人在去年8月2日上任前购买了球队超过17000股股票后,听取了外部法律意见。

内部交易是一种刑事犯罪。这在荷兰可是一个大新闻。克罗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自己购买了阿贾克斯的一些股票”,并补充表示阿贾克斯的监事会“已经知道”他的股票方案。此外,他还提供了所有相关资产的“全面披露”,包括他在球队的42500股股票。阿贾克斯监事会在他被停职前几天告诉他,他们认为他在2023年7月26日购买球队股票存在“恶意”。

这位被停职的首席执行官还表示,他向荷兰金融市场管理局提交证据进行审查。虽然他承认这“可能不是最明智的决定”,但他坚持认为这并不构成刑事犯罪。荷兰媒体随后报道表示,克罗斯在前进之鹰和阿尔克马尔担任高级职位之时,也都有拥有相应的股份。这进一步违反了荷兰足协的规定。克罗斯并没有对此发表任何评论。

周二,阿贾克斯主席迈克尔-范普拉格召开了紧急新闻发布会。

“我们非常不愉快地发现,这种情况出现在了阿贾克斯身上。”他说,“亚历克斯-克罗斯的行为与我们在阿贾克斯的立场不相容。他购买股票的那一刻意味着他正在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经过深思熟虑,监事会得出的结论是,亚历克斯-克罗斯作为阿贾克斯董事会成员的地位是站不住脚的……我们认为这很可怕,但让我明确一点:责任在于亚历克斯-克罗斯,而不是其他人。”

范普拉格将在克罗斯停职期间接管首席执行官的部分职责。然后在周五的时候,荷兰报纸NOS报道表示,范普拉格犯了一个错误,他未能在荷兰金融市场管理局注册自己的阿贾克斯股票——阿贾克斯承认这是一个错误,范普拉格随后立即提交了信息。

这似乎总结了阿贾克斯的困境:对于一个被奉为“堡垒”的俱乐部来说,这又是一个令人尴尬的失误。

就目前而言,克罗斯的回归看起来已经没有太大可能。毕竟以范普拉格为首的俱乐部留人监事会已经对克罗斯失去了信任,并有权解雇他。不过据了解,克罗斯依旧得到了会员董事会的支持——该董事会持有俱乐部73%的股份。所以一些人乐观地认为,克罗斯可能会在一周内归位。与此同时,阿贾克斯的处境也在恶化。

自2010年以来,俱乐部就没有出现过这种分裂。当时克鲁伊夫试图在所谓的“天鹅绒革命”中对俱乐部进行现代化改造,最终导致了法律纠纷。

“但在2010年的危机中,情况非常明了:你要么支持克鲁伊夫,要么反对克鲁伊夫。”Sjoerd Mossou说,“现在,就像一场有20个敌人的战争——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着想,每个人都在相互争斗。”

TA记者也曾就此联系了阿贾克斯,但对方拒绝发表评论。

早些时候,亚历克斯-克罗斯在现场观看了阿贾克斯主场迎战前进之鹰的比赛——他的盟友们认为这也是克罗斯彰显自己决心的标志。阿贾克斯也确实看起来正朝着1比0的胜利前进,直到伤停补时阶段的到来。门将拉马伊是米斯林塔特在夏季引援之一,他冲出球门,在禁区边缘试图终结对手的射门。然而这球还是攻破了阿贾克斯的大门。比赛最终以1比1的比分结束——不过,阿贾克斯的痛苦并没有因此结束。

“你总会输球……但不能这样啊!”——阿贾克斯队长贝尔温

在对阵前进之鹰的比赛终场哨响起之时,场上每一位阿贾克斯球员都是00后。乍一看,这似乎是一个非凡的成就,是阿贾克斯青训学院强有力的表现,但现实情况显然不是如此。

其中几名球员是米斯林塔特签下的,而且除了乔雷尔-哈托和布莱恩-布罗比之外,球迷和荷兰媒体都质疑最近阿贾克斯青训毕业生是否达到了为一线队出征的标准。

阿贾克斯仍然拥有欧洲领先的青训培养体系之一,内部数据显示,84%的U17球员都能够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阿贾克斯U17梯队依旧保持着自己强劲的实力,他们在托科姆斯特赢得了著名的“未来杯”。他们在小组赛中击败了曼城,而在半决赛中击败了巴黎圣日耳曼。然而,这帮年轻人想要更进一步,还需要更加努力才行。阿贾克斯预备队在乙级联赛中表现非常糟糕。相反,埃因霍温和费耶诺德的青训学院倒是培养出了更多荷兰新兴人才。

一些人认为问题可以追溯到2016年,当时培养了弗兰基-德容、德里赫特、范德贝克等人的青训教练组离开了球队,以抗议阿贾克斯拒绝遵守克鲁伊夫的计划。14名青训教练选择了离开,包括几乎所有青训学院的高层领导。

“只有一支球队的胜利很重要:一线队。”这是克鲁伊夫在重构阿贾克斯青训学院期间口头禅的一部分,但这也是他在2016年离世后的“魔咒”。

在滕哈赫和奥维马斯的领导下,阿贾克斯的计划是效仿拜仁,利用欧冠资格来确保财务优势,但本赛季可能连续第二个赛季无缘欧冠席位,这或将让他们陷入困境之中。

更令人担忧的是,埃因霍温在本赛季的巨大成功,或将让荷甲联赛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另一位前阿贾克斯工作人员表示:“这种循环必须打破。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阿贾克斯就会遇到很大的麻烦。因为足球每年都在发展。如果你跟不上,你就会失去追逐的机会。这是最大的风险。”

阿贾克斯在对阵费耶诺德的比赛中被压制,被按在了自己的禁区内。这是彻底的压制,也是彻底的失败。阿贾克斯在半场0比3落后的情况下,仍没有改观。当昆滕-廷伯攻入第五粒进球之时,阿贾克斯中场的空当,甚至可以与球队高层管理岗位的缺失相媲美。费耶诺德在这场比赛中有29次射门,而阿贾克斯只有1次。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范特希普脸色苍白。在任何正常情况下,一场0比6的德比失利可能意味着辞职,但在如此不稳定的情况下,对于他们本赛季的第三位教练来说,有什么关系呢?

上周,TA记者表示,阿贾克斯希望滕哈赫能回归,但毫无疑问,滕哈赫希望能够留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前布莱顿、切尔西主帅波特是阿贾克斯青睐的另一位候选人,然而据了解,鉴于球队目前的情况,波特并不认为阿贾克斯是一个合适的选择——相较之下,他更愿意重返英超。

范特希普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物,他在去年11月上任之时,情绪激动地表示,成为阿贾克斯主帅让他实现了自己已故妻子的愿望。这位60岁的主帅在球队惨败费耶诺德之后,还发表了一份声明。

他说:“这是成年人在揍小孩。这样的失利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耻辱。”

14年前,一场“天鹅绒革命”让阿贾克斯重回正轨。现在,他们或许需要一场“钢铁革命”。

(Armour)

相关新闻